当前位置:首页>外国明星>正文

电影院有一天会变成“过去式”吗?

作者:库奇,来自视觉中国的标题地图

2021年的第一天,影院行业呈现出两个完全不同的方面。

据《综艺》杂志报道,环球影业从今年1月1日起正式接管华纳兄弟在中国香港和澳门的影院发行和营销。

虽然在《毒眼》上映前华纳并没有就此事给出太多解释,但很多声音认为,此举与“电影发行背景与华纳传媒本身的整合”密切相关。

去年年底,华纳放弃了一部电影界大片,宣布2021年所有新电影将在北美影院和HBO Max流媒体同时上映,包括《黑客帝国4》等大片。在这一系列大动作之前,华纳已经进行了多轮管理重组、部门合并和裁员,其核心目的是发展流媒体业务。

《黑客帝国4》

有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在前面,再加上疫情的影响,香港的电影院已经关门三次了,很难不去猜测华纳对于这方面的线下收入是什么态度。

而且《神奇女侠1984》作为试水新发布模式的先锋,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HBO Max用户有一半在新年前看了这部电影,HBO Max在圣诞节的总观看时间也比11月份的普通周五增加了三倍。华纳显然有信心探索更多新的可能性。

《神奇女侠1984》剧照

然而,同一天,中国大陆市场的实体影院却是另一番景象。

在《送你一朵小红花》 《温暖的抱抱》 《拆弹专家2》等热播电影的带动下,大陆市场元旦创下6亿元的历史纪录。整个元旦三天总票房达到近13亿元,也是历史新高。被打压了很久的实体影院,终于在新年来临之际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一方面是好莱坞大片线下策略的“撤退”(从华纳内部整合的角度来看,这肯定不会是针对疫情的短期行动),另一方面是陆续刷新的票房记录。在这两天之间,电影产业的前景似乎异常神奇。但这是过去2020年电影行业最真实的写照。

单看大陆电影市场,就《八佰》等电影的票房表现而言,观众总是期待回归影院。有好电影的时候,看电影的热情还是会很高的;不稳定的胶片供应和网络开发正在改变许多人的消费习惯。即使大陆影院全面复工后,10月到12月的大部分时间,影院生活依然艰难。

毒眼联合灯塔发布的《2020中国电影市场用户报告》显示,11月份全国开拍的片场数量为10860家,但到12月中旬已降至10564家。

这些工作室是因为疫情防控而暂时关闭,还是因为复工后业务压力过大而完全关闭?可能两者都有,但是按照毒眼的说法,受大环境影响,确实有很多影院离开市场。

考虑到疫情反复,2021年春节还有很多未知。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下游行业很可能会再次兴风作浪——目前部分地区的电影院已经因为疫情关闭或者上座率降低到50%。虽然从业者普遍认为春节档不会再次“消失”,但很多工作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面临诸多压力和不确定性。现在回想起来,2020年除夕的“《囧妈》事件”更像是一种折磨:面对不可预测的消费环境,实体影院和电影院除了发出集体抗议,还能做什么?

le">岔路口


2020年,内地影院行业遭受了近二十年以来最大的重创。在影院停业长达半年的情况下,全年报收票房204亿元,同比下滑68.2%;全年总观影人次仅有5.5亿,减少了11.8亿,同比下滑68.2%;全年平均上座率为8%,而2019年和2018年这一数字分别为10.9%和12.2%。


如果说全年数据缩水和疫情冲击密不可分,那全面复工后的几个月里的情况,或许更能说明问题:截止到9月中,影院复功率就已经接近95%,但拓普智库数据显示,9月-12月的单月票房收入,较2019年同期分别下滑了24.82%、23.43%、47.62%、7.72%,整体情况不容乐观。


大面的数据之外,还有一些细节颇为值得关注。


首先,票房冷热不均的情况格外为严重。以2020年11月为例,30天中单日票房在3500万及以下的日子共有9天之多,而2019年同期单日票房从未低于4000万。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有数千家影院单日票房不过几百元,在扣除了房租、水电、人工等硬性成本后,单日普遍处在亏损状态。


其次,灯塔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24岁及以下购票用户占比为35%,较2019年降低了3%;观影6次以上的高频用户在全体用户中占比仅5%,而此前两年则分别高达16%和17%。这些数据变化意味着,作为观影主力的年轻用户和资深影迷,2020年的线下观影热情未被充分调动起来。



比面上数据更能反映产业压力的,便是在此期间仍在出现的影院关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过去几年发展颇为迅猛的泰禾影城。


去年12月初,泰禾旗下的所有影城都已关门,各票务平台上均搜索不到相关的售票信息。泰禾影城的关停与泰禾集团的债务危机有着较大的联系,但是否也侧面说明了,对于负债累累的集团来说,影院其实是一个负担较重的业务?


知情人士透露,泰禾影城能在过去几年快速发展,成为影院增速、票房增长最快的的影投公司之一,除了泰禾集团本身大力投入外,也和其不计成本的扩张理念有关,为了拿下好的位置,常常开出过高的租金。因此即便没有疫情的冲击,泰禾旗下的很多影院盈利空间也极其有限,在行业波动期内自然很难维系下去。


大盘冷热不均、观众观影积极性不高、仍不断有影城在退出市场……复工之后的日子里,下游行业所遭遇的这些冲击,其实都指向了同一个核心问题:片荒。


灯塔数据显示,2020年共上映影片383部,比2019年减少了229部。在影院关停半年的情况下,这样的减量看似合情合理,但整体热度显然不及往年,很多大片改档、进口大片的缺失,复工后上映影片数量虽不少,但2020年票房破10亿的电影仅有4部,2019年时则多达15部,其中还包括《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引发全民观影热的现象级影片。


类型的缺失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2020年,除《八佰》《金刚川》两部战争大制作外,剧情、喜剧等相对轻体量的影片成了票房主力,剧情片占比更是远超过往。相反,往年大热的科幻、奇幻和悬疑惊悚类题材缺失较为严重。这也侧面说明了影片的供给还没有真正恢复,有不少大片其实还在观望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片荒绝对不只是眼下的冲击。


虽然元旦档刚刚刷新了纪录,但接下来几个月里,除春节档,很多档期还相对较空、缺少话题大片。早在去年上影节期间,就有很多资深从业者断言,因为疫情到来的连锁反应,2021年暑期档之后行业里有可能会面临影片断档的危机,行业在短时间内会承受一定的压力。


而往长远了看,更大的变数其实是线上化。


年初《囧妈》临时转网时,很多人还认为这只是一疫情之下的特殊案例,毕竟像字节跳动这般豪掷重金买一部片子的生意,是很难被大规模复制的。


《囧妈》剧照


然而,不管是此后国内视频平台开始尝试PVOD模式(premium video-on-demand,即高端视频付费点播),还是迪士尼和华纳等好莱坞大厂的举措,都狠狠地驳斥了这种观点:为何不能直接由消费者来为线上内容买单?


在《不用怀疑,我们正在见证新的电影历史》一文中,毒眸曾提过,很多从业者都相信只要有质量足够好的大片愿意试水,PVOD生态就有可能被真正建立。


国内虽然还没有热门影片真正试验这一模式,但至少《隐秘的角落》等剧集在超前点播等尝试的成功,已经说明了用户愿意为足够好的内容买单。



此外,比起《囧妈》的转网,更值得关注的是院线电影窗口期的缩短。票房4亿的《沐浴之王》,上映二十天后转到线上,类似的现象在几年前是很难想象的。


这种无缝衔接,只能说明两个问题:1.线上收益可能远大于线下的长尾收益;2.在窗口期的博弈上,影院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强势,话语权的天平开始倾斜了。


长期以来,实体院线面对线上化问题时,一直有两道防线:一是远超出线上端的盈利能力,这使得很多片方在窗口期博弈上处于弱势地位,避免因小失大、损失很多线下排片;二是影院更出色的视听体验,是手机和家庭影院无法比拟的,因此对于强视效大片来说,线下观影一定是首选。


现如今来看,第一道防线正在遭受冲击。至于第二道防线,除非技术上有革命性迭代,否则短时间内还是有其优势的——2020年票房靠前的电影中,《八佰》《金刚川》《拆弹专家2》等新片和《星际穿越》等复映片,都是重视效的电影,说明观众对这类视听体验还是有需求的。


《拆弹专家2》剧照


但在手机观影便捷化的优势面前,这样的壁垒究竟还有多高、对于年轻一代的吸引力是否足够大,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


有前影投公司的高管就曾告诉毒眸:“影院是一个体验业态,但也具备很多短板,特别是时间成本。在网民日益碎片化的生活状态下,拿出三四个小时用于一项活动是很大的一个障碍。如果手机端可以看、随时可以看,对很多用户来说就是不错的体验。”


对很多人来说,线下观影的不可替代性,其实是源自于长时间所培养起来的习惯,可是对于自小就生长在数字化环境里00后、10后而言,小屏幕可能才更贴合其习惯——华纳、迪士尼等公司的选择已经说明了这点,大片厂有自信靠足够好的内容拉动更多人改变选择。


《花木兰》


所以,在当下的困窘外,影院产业其实已悄然走至发展的岔路口,该怎么去重筑其壁垒、深挖护城河,将关系到未来数年里的发展情况。产业革命或许会比我们以为的来得更快,不主动求变只会更加被动。


大浪淘沙


既然谈到了求变,那目前行业里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方向?


毒眸整理了2020年全国票房排名前十的影院数据,在大盘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这些影院还都保持了一个相对不错的成绩。


数据来源:拓普智库


抛开所处城市、影厅数量等所带来的加持外,毒眸认为这些影院所具备的一些共性因素,虽说不是影院成功的充要条件,但或许能给行业未来的发展提供一些借鉴意义。


第一,这些影城普遍都配有座位数较多的IMAX厅,而像寰映影城(合生汇店)等虽然没有IMAX厅,但也配备有高帧率影厅、MX4D厅等特殊影厅。考虑到目前中国只有700块IMAX银幕,这个占比并不算低。当然这也是件互为因果的事情,选择和IMAX合作的更多肯定都是票房不错的影院。


拓普智库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当中,IMAX票房占全年总票房的比重分别为3.39%、3.58%、3.90%和3.32%,抛开2020年因大片供给不足带来的影响,IMAX的票房占比是在逐年提升的。


即便是在整体表现不佳的2020年,在《拆弹专家2》等的助力下,12月IMAX厅在中国内地的票房收入还是达到了1.15亿,逆势同比大涨28%——截至元旦,IMAX厅贡献了《拆弹专家2》超过12%的票房。


其实不仅仅是IMAX,过去里几年包括杜比厅、中国巨幕在内,很多特殊影厅的票房数字、占比都呈上涨趋势。这些数字的变化,首先肯定得益于特殊影厅的增多,但其更核心的原因,还是消费者对视听体验要求的提高,愿意为这类视听效果更好的影厅付费。


正如前文所言,视听效果可能是当下影院最重要的护城河,想要守住这道防线,就不能只满足于银幕比手机更大,而是具备真正有“质变”效果的价值,即在大银幕和小荧屏上看同一部电影,会有截然不同的观影体验——这同时也是很多头部电影,开始使用IMAX摄影机、高帧摄影机拍摄的原因。


现阶段,不少头部的下游公司,都在积极研发新的视听、放映系统来升级视效体验,比如万达电影此前开发的X-land影厅、星轶影城研发的STARX影厅、IMAX这几年在推广升级的IMAX激光系统,其实都是针对这种变化趋势所进行的尝试。未来,视听效果的突破升级,会成为很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第二,这些影城在大众点评上的评分普遍高于4.8分(满分5),在票务平台上的好评率也基本达到了95%以上,属于用户体验、评价都不错的电影院。


提到“观影体验”,很多人率先想到的可能都是“视听效果”,但实际上,一家影城的观影体验,是服务质量、舒适度、卫生等多种因素所决定的。在票务平台的影片评价里,经常可以看到有用户因为影城空调效果不好、座位舒适度不高等而打差评,实际上也是让影片替影院背了锅。


《拆弹专家2》在淘票票上的一条差评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影院都将自己定位为“零售行业”,是在向用户兜售电影票和卖品。但是走到今天,其实影院的实质应该更贴近“服务业”,即影院向用户提供高溢价的观影服务。


然而最近几年,很多影院为了节省成本、减少放映机氙灯损耗而调低放映亮度(画面太暗看不清?《我和我的家乡》高亮版背后的亮度革命),或者在保洁、前台服务上压缩人员成本,可是票面上的“服务费”却居高不下,从而造成了一种用户付高价却没享受到相应服务的情况。


“影院调高服务费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问题,可以调高。”某资深影投人士曾告诉毒眸,“可问题是现在很多影院有服务吗?顾客取票90%都是去机器上取,不需要影院给选座、指引。放映电影也不是胶片时代了,都是TMS在控制,招聘所谓放映员几天就能培训上岗。影院的特殊服务、服务增值体现在哪里?”


优质服务的缺失,使得去电影院观影的性价比也在降低。以至于当《囧妈》转网的消息发布后,网民一面倒的叫好,而当行业端就此提出抗议时,也遭到了很多观众的反对。


毒眸认为,除了免费这一实惠外,其实也是全行业为某些从业者的不规范操作背了黑锅。因此,不管电影院将来的形态会怎样,提升服务的质量、完善观影体验,将会是一大重点。


第三,排名靠前的影院,虽然基本都处在大的商业茂内,但更重要的其实是它们普遍位于居民区的聚集地或者高校附近(万达影城五角场店旁边就是复旦大学)。


金逸影城朝阳大悦城店附近,有大量的社区


在传统观念里,位于商业中心里的影院,由于客流量较大所以生意会更好,但却忽略了一件事:现如今看电影已经成了很多人的日常习惯,而非出门逛街时的“顺带选择”,所以看电影的便捷性就很重要了。


在大城市里,去大的商业中心看一场电影,来回可能得耗费4-5个小时,过高的时间成本降低了很多人的观影欲望。而和社区贴近的影院,则大大降低了这方面的影响。


早在2018年,就有资深影投人士向毒眸预言,“社区型影院”或许会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首先,社区型影院的出现,大大节约了时间成本;其次,热门商业地段已经遭到了过度开发,而很多社区周围影院密度较低;此外,非热门商业地段,租金相对较低,可人流量很大,性价比其实很高;而最重要的,则是社区型影院能发展复合型的业态发展模式。


疫情期间,毒眸曾针对影院的生存现状做过一次调查(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结果显示有超过8成的影院未能开展任何副业来缓解压力,除了资金原因,另一大桎梏就在于国内影院普遍功能相对单一,并不具备去发展多元业态的条件。


抛开停业这种特殊情况,从影院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说,改变这种情况也是十分迫切的。


“一家社区附近的电影院,能够和周围的超市、文化场所进行联合,打造一个生活化的消费场景,这一块之前被忽视得很多。电影院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看电影的场所,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提供者,做完整的环境才有意义、才有机会脱颖而出。”有影投负责人指出。


第四,这些影院普遍都是大品牌。


万达、金逸、星美、UME、卢米埃……国内单店排名靠前的影城,基本上都是大影投或大院线旗下的。


背靠大公司,好处有很多:首先,在资金和运作层面能够得到足够的保障,从而在技术、管理升级上,能有更多依仗;其次,大品牌本身就是一个吸引顾客的招牌,万达电影方面就曾透露,在品牌因素加持下,万达影院的单银幕产出是行业平均值的1.6~1.8倍。


考虑到如前文所言,线下观影的视听效果、影院的服务质量以及附加的业态,将在未来成为影院的核心竞争力,那么背靠大公司的影院,将更有机会在大浪淘沙中立足。


再加上过去几年里,毒眸在文章中反复提及的国内下游过于分散的问题,由头部公司主导的行业洗牌、整合无疑会是行业发展的大势。


毒眸在《行业复工还没来,影院行业洗牌已经开始了?》中提到过,目前业内对于整合的看法分为两种:一类认为,传统重资产式整合更具备实际价值;另一类则相信,万达电影从2020年开始运作的、以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为核心的轻资产整合更容易实践。万达方面透露,到2020年9月时该模式已经签约了200家影城,首家加盟影城于去年11月正式营业。


从产业发展的现状来看,这两种模式都有各自的优势,但同时也都有相应的限制,所以很难断言哪种方式会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成为主流。但不管具体形式如何,资源整合、巨头主导,都将会是未来下游行业发展的主旋律,这也会进一步影响到包括分线发行在内的诸多产业改革。


迈向未来


巨头主导的游戏规则下,下游会有哪些新玩法呢?


一个能够预见的可能性是,影院会变得更加“细分化”。


最近几年,主打观影体验的高端影院、侧重私密性的私人影院和加入“艺联”的影院等都屡次受到行业关注。这些影院(私人影院非严格意义上的影院)之所以会越来越火,本质上还是因为用户的需求在分化和迭代,对于体验质量、影片类型的要求在细分,故给了更垂直的影院以生存空间。


某精品电影空间,单张电影票票价150+


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在于,这些需求还相对分散,对于中小影投来说,类似的尝试还更多停留在探索的阶段、难以铺开,否则风险会超过其自身能承受的范围。


可是一旦大的影投能够入局做类似的事情,调动内部资源进行支持,将会有很多优势:靠大品牌吸引更多同类用户、依靠自有渠道宣传推广、靠整体的多样化来分摊风险……如果有大的企业愿意牵头,建立实体艺术影院也并非没有可能。


继续顺着产业链走下去,相比于海外的巨头们,很多中国影企其实还具备另外一重想象空间:全产业链整合的可能性。虽然过去几年类似的呼声不少,结果却更多是雷声大雨点小,但仍然止不住很多企业拓展的步调与野心。


比如近期大热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就是由横店影业出品的,而即将上市的博纳也曾表示募资所得里,有超过8亿将用于影院项目。毕竟如果能在下游资源整合完成的情况下,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实现全链路的结合、将上下游的利益绑定,可能是下游面临线上化挑战时,影院类企业的破局之道。


在好莱坞一个不容乐观的信号在于,有媒体报道称,DC正在计划把更多内容搬到小荧幕上,而这样也能让制作团队能更注重故事而非特效。重视效的《神奇女侠1984》口碑不佳,已经让DC意识到光靠视效堆砌已经不足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了。



DC的选择看似不会代表所有人,可当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谁也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影院在电影产业里永远只是扮演终端的角色,那么不管再怎么发展视听设备、提升服务质量,本质上还是要看片吃饭。若是有一天上游的战略彻底转变,那或许会彻底宣告“影院将成为过去式”——这并非危言耸听,毕竟在生意场上,很难寄希望于“永远的盟友”。


要知道,今天华纳作为线上化最激进的变革者,当年经跨洋过海也希望在下游拥有一席之地:就在17年前的1月,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和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总裁米勒曾在人民大会堂,就共同建设华纳万达影城签署过协议。


但是我们也都清楚,这个故事还有下文。因为政策变化和双方经营理念上的差异,华纳和万达的合作没能更进一步,万达想要“抱大腿”的希望彻底破碎,只得开始自己着手运作、发展影城,也算是在阴差阳错间缔造了现如今的院线一哥。


很多时候,命运只有攥在自己手里才是真的靠谱。

毒眸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认证作者

已在虎嗅发表 323 篇文章